原文轉自: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http://wmwff.pixnet.net/blog/post/61887340-%E3%80%90%E8%AC%9B%E5%BA%A7%E7%B4%80%E9%8C%84%E3%80%91%E3%80%8Alady's-%E5%B0%96%E9%A0%AD%E5%80%91%E3%80%8B%E6%98%A0%E5%BE%8C%E5%BA%A7%E8%AB%87

【講座紀錄】《lady's-尖頭們》映後座談

IMG_3624  

場 次│《Lady's 尖頭們》

時 間│2015年10月16日〈五〉

主持人│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巡迴專員 姚立儷

與談人│台灣同志熱線講師小high 陳怡茹

 

 

主持人:我們熱烈邀請台灣同志熱線講師小high,掌聲鼓勵!之前大家有在關住台灣國際女性影展臉書的朋友,相信大家曾經有幾個小時都找不到女影臉書的經驗,因為我們free the nipple被臉書封鎖。我們身旁的小high也是free the nipple的參與者,相信大家有不少人看過她的照片和影片。在開放映後大家提問或是分享之前,想先請小high與我們分享她參與free the nipple的一些感想和心得這樣。

 

小high:先簡述一下那時候的過程。其實我本來想拍自己的身體那時候有個同志攝影師專門在拍男同志的身體,滿少女生的身體會被拍,女生的身體也很少以比較陽剛的樣子呈現,大家看到女生的身體都是很女性化的。那時候他找我拍,剛好冰島free the nipple的事情發生。就是在冰島有個少女上傳自己的上空照到臉書,被臉書撤下來,這件事也燒到台灣,我就想說反正本來就要拍,正好來響應這件事情。

後來滿有趣的就是,一開始只放照片的時候蘋果日報並沒有報導,後來我有個在女影學拍片的朋友,找我來拍這個影片,我答應了也要求剪公開的版本放在網路上,想說既然要做就放著在網路上讓更多人看見,結果就被蘋果拿去用(他們也沒問過我)。影片中有問我現在在做什麼,蘋果下的標題是「女碩士生......」,我覺得有階級的東西在裡面。當我是碩士這個身分時,這件事會被拿來報導,但當我沒強調這個身份時,一開始的照片他們並沒有拿去用。

之前有五個女生響應這個活動的事情,裡面有媒體工作者,當他們想要把這件事傳送出去的時候,媒體給他們的下標是「太陽花女五虎將」,但其中根本就有人沒參加太陽花,但這是媒體要的東西,才會覺得有「議題性」。就像片中一開始沒人要理這件事。

我把影片放到網路上,比較是以個人的角色來做這件事情,這也是為什麼我今天會站在這裡。

 

主持人:大家在看free the nipple這部影片時,大家會好奇的是他們到底在free什麼東西?小high有自己的立場,大家等下可以來詢問她。剛剛小high講到一個重點是,在從事運動和想要改變社會時,媒體所扮演的角色是需要被拿捏的。想開放現場的觀眾朋友是不是有想要分享和有問題想要提問的?

 

觀眾:我也是聲援者之前我有上傳一組相片。要在台灣做一件大家都能關注的事情需要用什麼方式進行是比較好的?因為在台灣經常媒體報導幾天大家就忘了,而像是王立柔(free the nipple聲援者)自己是媒體人,卻也被媒體亂報。我在學校想要做類似的事,但遇到的問題總是沒錢、找不到人,想問一些比較策略性的方式。

小high:有關於策略我覺得這件事在台灣比較不一樣的是涉及到台灣的刑法;在紐約其實是ok的,在紐約free the nipple是要挑戰人的觀念,但本身並不犯法在台灣刑法二三四和二三五還沒有除罪化,二三四是公然猥褻罪,如果在路上女生公然露兩點,警察是可以抓的。刑法二三五是在網路上散播也是犯法的。

這兩個立場是完全不一樣的,也會影響到大家敢不敢和可不可以做這件事情。性解放學姐比較討論是從修法這個方向來改變,利基點是完全不同的。 沒錢沒人來報是每個社運都會遇到的困境。我個人比較是從個人的角度和立場去參加社會運動,但如果要更多人來響應的話,那就是人跟人之間組織的關係。

人跟人之間累積的信任感越大,可能產生的運動傷害也越大所以許多社運工作者後來會退出幾乎都是因為人跟人相處的關係。片中雖然最後他們和解了,前面其實是很多爭執,那爭執可能會讓人離開的。這個議題在台灣能討論的面向是很廣的,包含那些論述,還有男女平權和身體的自主的權利和解放,以及別人對你的情慾,包含臉書的言論自由,像我只是轉貼五虎將的新聞(還不是放自己的照片),就被臉書撤下。當你開始有一些名氣時,就會有許多人會來騷擾你、檢舉你。

性解放學姐一直在討論性的汙名跟身體有關的,還有對美的標準。我跟她看完這部片的想法是,它討論的議題反而沒有像在台灣的討論來得寬廣。剛開始看影片時覺得裡面都是一些很正的女生、長髮的女生,只有在最後聲援時有女生一邊乳房是沒有的,剛開始片頭也沒有所謂的胖女生,這些東西都沒有被呈現。但在台灣的運動過程中很多人會開始展現自己的身體,可能是不男不女的、跨性別的、可能是身體有殘缺的,不符合大家所謂的標準,所謂的美不美、瘦不瘦、白不白等社會給的標準。大家也開始思考自己的身體是否能夠被接受,像最近有個胖女生叫汪綺,她開始去欣賞自己的美。

這個社會如果對於美的標準還是一樣,要大家解放自己的身體是不可能的。當胖變成一個負面的字詞而不是只是事實,講出來大家會覺得是「不好」的,要怎麼談解放?很多身體的議題開始被帶出來,像是少了乳房的女人,她還是個女人嗎?我覺得從大家對於美的標準和刻板印象去做,不一定是直接去解放這個議題,而是在解放前先學的是怎麼看自己和別人的身體。

 

主持人:稍微補充一下,小high剛才講到很重要的一點是,做運動也好,不管是free the nipple或是其他社會運動也好,當我們企圖改變社會的同時也是在認識自己,同時改變自己。

做運動的困難除了跟人之外還有是否開放自己,勇敢面對自己真實的樣子,同時去接受別人的樣貌。片中每個人其實都不太一樣,當做一件事情需要大家的力量一起進來時,你自己是不是有個開放度去看見別人,跟別人一起合作,同時面對自己,那是最困難的。每個運動都非常困難,但大家千萬不要灰心,加油!

 IMG_3620  

觀眾:影片中一開始把胸部馬賽克的原因是否因為被相關單位阻撓?還是說本來就已經處理過的?因為後來影片中的畫面是沒有馬賽克的,我不太知道那個標準。我之前看過小high的影片聽到你想破除一些性別的刻板印象,像剪短髮想要表達女生也是可以以這樣的形象展現自我在這段過程中有經歷過自我的迷惘和掙扎嗎?有的話是怎麼度過的?

主持人:我先回答馬賽克的部分。一開始拿到片子時前面的部分就是有馬賽克的,而後面許多片段沒有,女影在執行面中考慮到裸露胸部會被臉書撤下,還會被封鎖,預告片如果在媒體和網路上傳播時小朋友看到怎麼辦?會被相關法律阻撓,像前面提過的刑法可能就會接踵而來。片中女主角說「少拿法律來干預我的身體!」但在台灣只是一部電影也會遇到這樣的阻撓。有些部分有馬賽克是為了宣傳,所謂宣傳不是若隱若現讓你更想看,宣傳指的是要剪預告片,讓廣告可以露出,避免被法律有所限制,這是很諷刺但很真實的存在。

high:我以前其實是長髮的,所謂很女生樣的女生。我喜歡運動以前留長髮運動過後就很不舒服。我是雙性戀當長頭髮時比較容易交男朋友短頭髮比較容易交女朋友(因為比較喜歡女生樣的女生),好像一種市場需求。我不想迎合社會的標準因為我不開心我想做我自己,過我想過的生活。過程中是有得到肯定的曾經被自己喜歡的男生以現在這個樣子喜歡過,那是很開心的。

我的肉鬆鬆的,身上也有些皺紋跟疤,以前會覺得這是不好的,一直這樣想其實自己很不開心。我一直試著跟自己的身體對話:「這沒什麼」;或是透過我遇到的人給予我的肯定自己被鼓勵後覺得這是一件好的事情,不再被別人以一種既定印象去評斷之後,我覺得自己得到了力量伴侶對我來說很重要

當我做自己時反而被周遭人肯定我才有辦法繼續做自己的樣子其實每個人都想做自己但經常被社會不允許。我看著我姊姊因為身材被社會歧視,我看著她,害怕自己如果胖的話也會被這樣對待,就像同性戀如果出櫃後被打、被社會排擠,那怎麼有人敢出櫃?

如果社會氛圍不改變怎麼去談讓大家做自己?

如果對美和好只有一種印象,很多人其實都不在這個範圍內,這也跟媒體塑造有關,像是媒體會不停告訴我們整型變美的例子。如果願意去改變自己的標準,當他不是那麼刻板和既定的時候,各種可能性就會出現,這個世界會變得不一樣去嘗試後比較知道自己要什麼。最難的是要怎麼在做自己和社會的期待中做選擇,看你自己做什麼樣的選擇。

 

主持人:謝謝小high,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映後差不多到一個段落。我覺得free the nipple不只是說為什麼男人可以女人不行,這部片和小high要說的是,別人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價值,我們是否有勇氣去突破,同時肯定自己,以開闊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今天非常謝謝小high參與映後,我們再給她一次最熱烈的掌聲!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e're all meant to shine,

小high 小嗨 巴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