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轉自:單親媽媽與我的同志身份(2016)。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74期。

作者:陳怡茹

        認識小滿是在兩年前到臺東打工換 宿的時候,她身邊總有個黝黑到 像個木炭似的、眼睛大大又圓滾滾小女 孩―恩恩。那時恩恩還沒上學,講的 話有時候我也聽不太懂,但卻一點也不 怕生,帶著我們這些來到臺東的「臺北 俗」到處導覽介紹,而且恩恩跟糖廠內 的所有店家都很熟,大家都會盡情地拍 打餵食她,於是她不只很黑,還很圓很 可愛。
        小滿忙著上班賺錢,恩恩不時就會 在她身邊繞啊繞的,看著她們母女倆和 睦有趣的相處,我從來沒想過會需要有 另外一個人介入她們的生活中。小滿是 恩恩的媽媽,恩恩是小滿的女兒,關係 就是如此而已。
        直到有次在小滿臉書上看見朋友對 她說的一些話:「妳是個很堅強的媽媽, 單親媽媽與我的同志身分 可是孩子的生命中仍是需要父親的陪 伴,我知道妳不要求負責任或是其他, 但妳有沒有想過,他也許可能是懦弱, 不知道怎麼面對,也許怕傷害,所以他 不敢。他可能不知道當父親這件事對他 來說有多重要,也或許覺得跟他無關, 但孩子沒有父親的陪伴,這個位置是沒 有人可以替代補上的,妳要讓他知道這 麼做,他失去了最重要的―當父親的 快樂。」
        當下的我情緒馬上出來了,身為一 個在異性戀家庭長大的同志小孩,我花 了很多時間懷疑自己不能擁有幸福,因 為從小到大的異性戀環境告訴我,家庭 應該要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爸 爸應該要在外工作養家賺錢,媽媽就要 在家煮飯燒菜帶小孩,好像少了爸爸就 會不健全、不幸福、不能給小孩「完整的愛」,也不時聽到新聞媒體常說單親 家庭下長大的孩子更容易犯罪,這種洗 腦式需要父母角色的劇本,透過各種方 式不斷複製累積。但當我遇到恩恩跟小 滿時,我看見這位媽媽是全心全意地付 出她的愛,陪伴孩子面對她人生中的各 種疑惑,小滿不會告訴恩恩「應該」做 什麼,「不應該」做什麼,而是去傾聽 孩子真實的需求,讓孩子勇敢地問「為 什麼」,坦誠與孩子面對面相處,共同 找答案解決疑惑,而這樣的家庭沒有外 人口中的不健全、不幸福,不完整。
        身為同志的我更能感同身受,整個 社會對於所謂「非典型家庭」的質疑, 如同許多人質疑同志不能收養小孩,或 是有小孩一樣,這不是一個「爸爸出外 工作賺錢,媽媽在家顧小孩」的家庭, 但不代表我們的家庭就有問題,我知道 就算只有一個媽媽或是兩個媽媽的家 庭,能影響孩子幸福與否的,是愛,而 不是孩子有沒有父親。
        於是我在臉書上回應了這段話: 「『可是孩子的生命中仍是需要父親的陪 伴』、『但孩子沒有父親的陪伴,這個 位置是沒有人可以替代補上的』,這兩 句話本身就有問題了,為什麼孩子生命 中一定要有父親的陪伴?或者更精確來 說,有一個差勁的爸爸對小孩反而造成 更多的負面影響。是的,一個爸爸跟一 個媽媽也可能是差勁的父母,不然想想 所謂一個爸爸一個媽媽引起的社會事件 那麼多,又該如何解釋?況且對於另外 一個不想負責的陌生人來說,恩恩有沒 有父親這一點都不重要。」
        就算父母的角色是重要的,也不表 示單親會對小孩造成負面影響;就算父 母的角色是重要的,也不代表單親無法 扮演好所謂父母的角色。說這些話的 人,我相信也許沒有惡意,但卻帶著自 己的異性戀主流價值觀來看到小滿和孩 子的關係,帶著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是比 較正常,對孩子比較好的想像做出發。 因而讓小滿思考這些問題,甚至怪罪於 自己,擔心當孩子在同儕當中的時候, 可能會被質疑,甚至被排擠歧視。
        但這些都不應該怪罪於小滿或是恩 恩,而是孩子的同儕,以及這些孩子的 「父母」、老師等等周遭社會的人,因為 這些孩子的「父母」、老師、朋友,並 沒有讓這些孩子從小就知道:「這樣其 實是不尊重人,傷害人的事情!」而且 還帶著自以為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就比 較高人一等的想法存在。
        我想該改變的不是恩恩或是小滿,而是我們周遭不友善的環境。
        我眼中的小滿是個比任何「爸爸」 或是「媽媽」,更用心、更愛孩子的好 媽媽,重點在於她和孩子是如何相處 的。小滿總是帶著恩恩上天下海,體會 祖靈土地山神的自然力量,問她比較喜 歡美麗灣大飯店還是原本的杉原灣?蘭 嶼的美又因為核廢料產生了什麼改變? 放煙火就代表快樂嗎?點燃鞭炮後的垃 圾又會是誰去清理呢?小滿總是會耐心 地帶著恩恩去反思許多看似理所當然 的問題,而才上幼稚園的恩恩會告訴我 說,我跟媽咪不用放煙火就每天都過得 很快樂,核廢料和大飯店造成環境的污 染,就不漂亮了。我常常覺得恩恩知道 得比我還多,並且懂得尊重各式各樣的 生命。
       在我回應後,小滿私訊對我說: 「謝謝妳!」
       我想也許是我們彼此了解了什麼, 關於小滿的單親媽媽身分還是我的同志 身分,從小我們都不斷被灌輸主流群體 的想像,「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國 家的政策也不斷污名化、問題化,甚至 試圖「導正」我們這些非主流家庭,像 是現有《民法》以男女為結構的設計, 和刻板印象下的兩性家庭分工,都不斷 粗暴地將異性戀家庭迷思套用在所有人 身上。多元平等的家庭教育應該是讓各 種人民自由選擇自己所想的生活方式, 讓彼此選擇自己想要分配的工作與情感 照顧關係。
        兩年後的我又回到臺東,與小滿 和恩恩住在一起,跟著她們去朋友家 烤肉聊天,跟著她們去海邊吃飯認識新 朋友。然後新朋友總會問小滿:「怎麼 沒看到妳先生?我看妳都只有帶著恩恩 出來而已。」小滿總會口氣溫和不厭其 煩地說:「我沒有先生」,於是問的人會 忽然不知道要說什麼,抑或尷尬地笑, 甚至說抱歉,然後恩恩就會跳出來說: 「我有媽咪就夠了!」
        期許哪天我們都可以不再預設孩子 一定要有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不再覺 得由異性戀組成的家庭才是「好的」。
        我想起了我和交往多年的女友說好 要一起領養小孩,想起了如果我的孩子 在生活中別人問她「為什麼沒有爸爸」, 我該怎麼辦?我是否會對自己感到疑 惑?還是會像小滿一樣,勇敢為恩恩建 立一個友善的環境並且堅定地帶著恩恩 一起走下去呢?我想到臉上總是洋溢幸 福微笑,快樂長大的恩恩,我的答案肯 定是後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We're all meant to shine,

小high 小嗨 巴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